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亚美首页资讯 查看内容

专访《宝贝儿》杨幂:从不主动争角色 这样姿态不好看fenghuang

2018年10月16日0时29分52秒| 发布者: 碧春| 查看: 5252| 评论: 0

专访《宝贝儿》杨幂:从不主动争角色这样姿态不好看杨幂:导演做决定。 ...

专访《宝贝儿》杨幂:从不主动争角色 这样姿态不好看fenghuang 2018-10-15 09:06:07

杨幂:导演做决定。

杨幂:结果补拍,又补拍了一整部戏。

杨幂:我都在跟他们学,问我妈南京话这句应该怎么说,之类的。导演有的时候会一时兴起,跟我们说几句南京话。

杨幂:那天是发烧还是肠胃炎。

凤凰网娱乐:南京话是进了组才说要学的,找了老师?

刘杰:我们俩那次聊天,我真的不记得是谁提议说,咱们一块儿拍个戏吧。我其实没太认为她会答应,因为我当时预设了一个情况,我说,要是咱们一块儿拍戏的话,我没有剧本,我也不喜欢跟演员们讨论,因为如果有剧本,演员会设计人物,会跟我掰扯。

凤凰网娱乐:杨幂之前说过,有些导演拍戏的时候都不讲戏,刘杰导演应该是讲戏的那种吧?

刘杰:说来说去,导演就是一个骗子。

杨幂:他没有,他真的没有语言天分。

杨幂:老师每天接送我上下班,小时在线陪聊。

刘杰:这种先天有问题的孩子也容易有雀斑,有胎记。

杨幂:导演做决定。

杨幂:不崩溃,那就再来呗。

杨幂: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,我们吃了杀青饭的,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。

刘杰:我觉得是大家要找,那个东西不是我们认真的终极状态,因为什么呢?其实所有的这些人,在我看来,也许都不在一个故事里,都不在一个生活里,也不在一个频道里,包括要找人物的感觉,找生活的质感,要怎么样让江萌去掉杨幂的影子。我们一开始就很坚决,就是不要在这个人身上看到杨幂的影子。

从不主动争取角色,这样姿态不好看

凤凰网娱乐讯由侯孝贤监制、刘杰导演、杨幂主演的电影《宝贝儿》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举办首映仪式。片中,杨幂饰演有先天缺陷的弃儿江萌,颠覆性的形象和方言演出,被认为是她一次演技实力的展现。月日,杨幂与《宝贝儿》导演刘杰一同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,详述了此次特殊的创作经历。

刘杰:她不是一个主动的人。

杨幂:导演做决定。

刘杰:我们俩那次聊天,我真的不记得是谁提议说,咱们一块儿拍个戏吧。我其实没太认为她会答应,因为我当时预设了一个情况,我说,要是咱们一块儿拍戏的话,我没有剧本,我也不喜欢跟演员们讨论,因为如果有剧本,演员会设计人物,会跟我掰扯。

杨幂:结果补拍,又补拍了一整部戏。

杨幂:对,我干的活我就给你干好,但你让我主动争取,我不,我觉得我不要,不好看,姿态不好。

在这样三度磨合的过程里,杨幂扛住了导演一次次对她在表演上的检视,力求达到最真实的状态,最终让江萌一角去掉了杨幂的影子。在外人眼中,身为商业明星的杨幂为了一部电影投入这样的时间精力,似乎是不可能的,但在《宝贝儿》的创作中,杨幂可说是毫无保留。据刘杰透露,杨幂每一次进组拍摄《宝贝儿》,都做好了之后补拍的准备,并且全然接受自己修改创作意图的可能性,这让他感到很暖心。

刘杰:有想法了,有一个五页纸的提纲,后来一直维持这个五页纸的提纲。

杨幂:什么都没有。

凤凰网娱乐:三次?这是中间剧组停了,然后又回来了?

杨幂:对。

凤凰网娱乐:除了素颜之外,还加了许多雀斑在脸上?

杨幂:你要问我这部戏哪句话印象最深,就是(用南京话)“为啥不治了”,“我是南京鼓楼医院的”,这两句话出现频率最高。

凤凰网娱乐:您怎样让她这样不断回来?

(杨幂经纪人补充:她的状态是,导演说要回来拍,她就说好,她的意愿就是要回去拍。而我们的状态是,导演你要两天还是三天,导演说可能不够,我们以为补拍最多六天总应该可以了吧,结果拍了一个月。就为了这个,我们把其他的事情排开了。)

刘杰:就逼着做反应,跟她说是什么情景、什么事,然后会说什么,然后她就会说,“我会说什么什么”,我说“这是你要说的话,是江萌要说的吗?”

所以后来变得好顺利,在那一个月里,她高强度的天工作,很集中,应该有两三天还生病了,我们挺残忍的,她生病的时候,我觉得她状态真好。

凤凰网娱乐:杨幂自己怎么看?

杨幂: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,我们吃了杀青饭的,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。

杨幂:我们演了各种各样的对手戏,比如拆墙板,都拆了好多遍,今天又拆板子,板子又钉上了,你怎么又给钉上了又要拆,就是这种。

完了之后,我觉得她也很开心,全组人在一起吃了个关机饭,然后跟大家道别,我撂了一句话,因为她也问我,说导演你满意吗?我说回去剪着看,我说可能会有一点补拍。

刘杰:她一看我又回到南京,所以我就想,她也许在想,我重拍去了,把她换了,就跟她开个玩笑。

第一次拍完时,如果她扭头就走了,那我觉得,算了吧,她不会再来了,因为毕竟我们合同结束了,但她如果每次告别的时候都说,我们会再见的。那我就想,好,我可以再拍一遍。我觉得这好暖心啊。

凤凰网娱乐:作为演员可能都想尝试和挑战这样的角色,你没有这样的想法吗?

刘杰:对,还给她一个南京本地的广播节目,每天练。

凤凰网娱乐:第三次拍完之后终于觉得定了?

凤凰网娱乐:对你来说,这次整个表演是特别的一次体验。

刘杰:停了半年。

刘杰:她一看我又回到南京,所以我就想,她也许在想,我重拍去了,把她换了,就跟她开个玩笑。

杨幂: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,我们吃了杀青饭的,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。

不同于杨幂过去习惯的剧组模式,《宝贝儿》的拍摄断断续续历时个月,中途以“补拍”为名,完完整整地重拍了两遍,到第三次拍摄结束才真正杀青。拍摄过程中没有剧本,导演刘杰带着演员们一同摸索人物状态和人物关系,现场完成台词创作,并要求杨幂以南京话进行表演。

杨幂:导演做决定。

凤凰网娱乐:这样磨合拍摄,一共多长时间?

凤凰网娱乐:第三次拍完之后终于觉得定了?

杨幂:不是我,除了我。

没有剧本,反复磨出人物关系和台词

杨幂:他就说,你生病的时候演得最好。

凤凰网娱乐:南京话是进了组才说要学的,找了老师?

杨幂:第一次三个月。

没有剧本,反复磨出人物关系和台词

刘杰:她不知道,她没有概念。

杨幂:什么都没有。

凤凰网娱乐:后来又补拍了第三次?

杨幂:对,我干的活我就给你干好,但你让我主动争取,我不,我觉得我不要,不好看,姿态不好。

凤凰网娱乐:导演对南京话有一个掌握吗?

杨幂:包括我在演对手戏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跟我的对手是什么关系,比如我跟我母亲,我不知道她们俩是什么样的关系。

杨幂: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,我们吃了杀青饭的,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。

第二天,她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,听说你跟幂幂聊得很开心,如果有机会要一起合作。所以其实挺好的,真实情况就是这样。

杨幂:我超级被动。

杨幂:对。

杨幂:老师每天接送我上下班,小时在线陪聊。

刘杰:顽强,她特别顽强。

凤凰网娱乐:导演以前是这种工作模式吗?我印象中不是啊。

杨幂: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,我们吃了杀青饭的,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。

凤凰网娱乐:除了素颜之外,还加了许多雀斑在脸上?

杨幂:其他剧组不会有时间让你这样磨吧。我印象最深的是,我跟我母亲住的那个家里,有个水塘,房东养了一点小鸭子。我们第一年刚去拍的时候,就是唧唧喳喳的一群小鸭子,放在小盒子里面。第二次去看的时候,就剩下几只很大的鸭子在那儿。第三次去拍的时候鸭子就没有了。

杨幂:天。

杨幂:和导演一起去了福利院,还去了妇产医院的IC病房。

杨幂:那天是发烧还是肠胃炎。

刘杰:我有时候就逗她,给她压力,说你要是演不好就把你换了。

凤凰网娱乐:是不是到了一个年龄段,到了岁的时候,作为演员想要转变一下?

凤凰网娱乐:上次《我是证人》里演盲人,你去跟盲人接触了。这次有没有跟类似江萌的孤儿接触?

杨幂:我极其顽强。

杨幂:不是停了一下。

所以我们要努力去掉她本身的东西,全都改变。磨合了一个月之后,然后我很激昂地告诉大家,说明天开始咱们要正式开拍了,于是就又重新拍了一遍。其实那时候她有点忐忑,但是她仍然认为应该是完了,因为都是说好的,原来说好的就是天。

没有剧本,反复磨出人物关系和台词

杨幂:结果补拍,又补拍了一整部戏。

杨幂:结果补拍,又补拍了一整部戏。

杨幂:第一次三个月,第二次两个月。

在这样三度磨合的过程里,杨幂扛住了导演一次次对她在表演上的检视,力求达到最真实的状态,最终让江萌一角去掉了杨幂的影子。在外人眼中,身为商业明星的杨幂为了一部电影投入这样的时间精力,似乎是不可能的,但在《宝贝儿》的创作中,杨幂可说是毫无保留。据刘杰透露,杨幂每一次进组拍摄《宝贝儿》,都做好了之后补拍的准备,并且全然接受自己修改创作意图的可能性,这让他感到很暖心。

凤凰网娱乐:哪几场戏她生病了?

杨幂:什么都没有。

凤凰网娱乐:心态还是挺好的。

刘杰:不是,我在旁边判断。

刘杰:都是慢慢摸索出来的。

从不主动争取角色,这样姿态不好看

不断被打击,但极其顽强

刘杰:她不知道,她没有概念。

杨幂:我问他,又来看景了?

杨幂:还是你做的决定。

杨幂:我们演了各种各样的对手戏,比如拆墙板,都拆了好多遍,今天又拆板子,板子又钉上了,你怎么又给钉上了又要拆,就是这种。

杨幂:我们演了各种各样的对手戏,比如拆墙板,都拆了好多遍,今天又拆板子,板子又钉上了,你怎么又给钉上了又要拆,就是这种。

凤凰网娱乐:有一些台词是杨幂自己想出来的?

刘杰:天。

凤凰网娱乐:除了素颜之外,还加了许多雀斑在脸上?

(杨幂经纪人补充:她的状态是,导演说要回来拍,她就说好,她的意愿就是要回去拍。而我们的状态是,导演你要两天还是三天,导演说可能不够,我们以为补拍最多六天总应该可以了吧,结果拍了一个月。就为了这个,我们把其他的事情排开了。)

刘杰:就逼着做反应,跟她说是什么情景、什么事,然后会说什么,然后她就会说,“我会说什么什么”,我说“这是你要说的话,是江萌要说的吗?”

刘杰:没有,天。

杨幂:包括我在演对手戏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跟我的对手是什么关系,比如我跟我母亲,我不知道她们俩是什么样的关系。

刘杰:对,都是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小孩。

凤凰网娱乐:这样磨合拍摄,一共多长时间?

刘杰:其实刚回来的时候她有点焦虑,她还是担心,她一回来的时候就问我,明天的通告是什么?我说你刚来,半年都没见了,你先休息休息,没事,慢慢往回找点状态,不着急,她说不行,说万一你排得很多呢?

刘杰:就她得知那母亲放弃孩子,然后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到街上,坐在街边等小军来接她。

凤凰网娱乐:听到这个话,你会崩溃吗?

凤凰网娱乐:杨幂之前比较少演这样的角色,是本来找你的机会就少?还是你自己没有主动去找这类角色的想法?

刘杰:不是,我在旁边判断。

刘杰:对。

刘杰:都是慢慢摸索出来的。

刘杰:其实刚回来的时候她有点焦虑,她还是担心,她一回来的时候就问我,明天的通告是什么?我说你刚来,半年都没见了,你先休息休息,没事,慢慢往回找点状态,不着急,她说不行,说万一你排得很多呢?

刘杰:天。

完了之后,我觉得她也很开心,全组人在一起吃了个关机饭,然后跟大家道别,我撂了一句话,因为她也问我,说导演你满意吗?我说回去剪着看,我说可能会有一点补拍。

杨幂:我超级被动。

杨幂: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,我们吃了杀青饭的,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。

我们工作都是有状态才拍,很随性,没状态,想不明白,就不拍了,就收工。但实际上,最后真的是好契机,经过了个多月的这种人物体验、灌输也好,洗脑也好。当她再回来,就是奇迹归来,我看她怎么都是顺眼,怎么看都是江萌。

凤凰网娱乐:对你来说,这次整个表演是特别的一次体验。

凤凰网娱乐:您怎样让她这样不断回来?

所以我们要努力去掉她本身的东西,全都改变。磨合了一个月之后,然后我很激昂地告诉大家,说明天开始咱们要正式开拍了,于是就又重新拍了一遍。其实那时候她有点忐忑,但是她仍然认为应该是完了,因为都是说好的,原来说好的就是天。


郑重声明:
  本文转载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亚美立场。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,如采编人员采编有误或者版权原因,欢迎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核实后修改或删除。
  • 《美女与野兽》被俄罗斯禁播 疑似抵制同性恋娱乐圈头条《美女与野兽》被俄罗斯禁播 疑似抵制同性恋娱乐圈头条
  • 《叶问外传》成釜山电影节闭幕影片 因打斗戏精彩sina《叶问外传》成釜山电影节闭幕影片 因打斗戏精彩sina
  • 《釜山行》拍完2年了 没人发现孔刘这幕有瑕疵!sina《釜山行》拍完2年了 没人发现孔刘这幕有瑕疵!sina
  • 西尔扎提登《一站到底》 热心暖男不忘帮助家乡孩子环球西尔扎提登《一站到底》 热心暖男不忘帮助家乡孩子环球
  • 最甜动作片《欧洲攻略》首映发布会梁朝伟吴亦凡唐嫣杜鹃萌萌比心            sina最甜动作片《欧洲攻略》首映发布会梁朝伟吴亦凡唐嫣杜鹃萌萌比心 sina
热门文章
分析快报
关注我们关注我们
关注我们微信和QQ群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


打开微信扫码与亚美面对面交流

Powered by 亚美   © 2017 www.tcyyzj.com Inc.   正在备案中……    UED:亚美      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