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亚美首页资讯 查看内容

不理睬非议 曾轶可携新专回归:想撕下曾经的标签fenghuang

2018年8月18日9时22分45秒| 发布者: 鸿文| 查看: 3781| 评论: 0

不理睬非议曾轶可携新专回归:想撕下曾经的标签逆着娱乐至死的浪潮破除人设 ...

不理睬非议 曾轶可携新专回归:想撕下曾经的标签fenghuang 2018-08-17 13:06:43

uu逆着娱乐至死的浪潮破除人设

uu逆着娱乐至死的浪潮破除人设

uu有些话,只敢在音乐里说

曾轶可说,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一面,“比如说你在跟老师相处的时候是一个乖乖的学生,在跟父母相处的时候是一个孩子,在跟情人相处的时候是一个Lover,所以不要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就是一切,我是所有的样子。”

新京报:你学过好多课程,在纽约电影学院学过导演制作,在洛杉矶学过音乐……以后还想吸收什么新知识吗?

新京报:你学过好多课程,在纽约电影学院学过导演制作,在洛杉矶学过音乐……以后还想吸收什么新知识吗?

曾轶可:(思考)就是好好地生活下去。

uu创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是全部

曾轶可说,那些恶意议论,跟她遇到的美好比起来,实在微不足道。但是,她的淡然与不理会,并没有让那些声音戛然而止。比赛结束了,她拿到全国第九名的成绩,却仍然不时遭到攻击。

在曾轶可的设想中,如果岁的自己还活着的话,“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到处游玩的老年人吧?”但与人群的远离,其实并非她刻意为之的结果。“之前有一些跳水、跨栏的节目找过我,但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,其实我也很想顺其自然地参加一些节目。”她坦言,如果适合的话,自己其实并不排斥在综艺中露面。

uu逆着娱乐至死的浪潮破除人设

uu快乐女声。

新京报:如今回头看,想对刚出道时的自己说些什么?

新京报:目前对自己的状态满意吗?无论是生活状态还是工作状态。

那之后的故事呢?曾轶可笑着说,“因为我们都是那种很害羞的性格,所以后来也没有过多交流,等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见面的吧。”

七月,盛夏的北京,隐匿在一片厂房之中的摩登天空里,曾轶可走出电梯,在人们的簇拥下带风而来。进门之前,她转头跟经纪人小声确认:“接下来是哪家媒体?”

新京报:曾经有没有一瞬间后悔选择歌手这个职业?

曾轶可:我觉得这是个人风格,我在家的时候偶尔也会穿短裤,在外面的时候,也会穿其他的鞋子,不只是穿靴子。

年,她第一次参加草莓音乐节,台下人山人海,期间许多观众烧着香,向舞台方向做出了“膜拜”的动作。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,一位电台主持人在铺垫许久之后,小心翼翼地向曾轶可询问起当时的想法,却换来了她爽朗一笑,“嗨,就这事儿呀?”她慢条斯理地说,“当时我觉得很奇怪的是,那些人嘴巴里在唱我的歌。我是觉得,他们是在用另外一个方式享受自己的人生,所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,这是他们在用他们认为快乐的方式去生活,即便有些人是在赞美我,有些人是在诋毁我。但你要知道,爱和恨是转变很快的。”

年,江苏卫视播出的《花样年华》,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的综艺节目,“因为好玩儿,”这个湖南姑娘认真地带出一句儿化音,“就是几个女孩子在深山里,在大自然里生活三个月。我也因此写了很多歌,还交了朋友。如果再有那样的节目,我还可以参加。”

出道九年。当记者询问曾轶可能否用几个词语形容过往经历时,她思考了一下:“随便说都可以吗?”在得到肯定答复后,她认真地给出了以上三个特别的答案。

在筹备新专辑过程中,曾轶可曾前往洛杉矶学习了一段时期的音乐课程,“当时接触了一些音乐风格,比如说爵士、说唱、布鲁斯,和一些Vocal上的东西,然后还有写作上的课程。”

年,江苏卫视播出的《花样年华》,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的综艺节目,“因为好玩儿,”这个湖南姑娘认真地带出一句儿化音,“就是几个女孩子在深山里,在大自然里生活三个月。我也因此写了很多歌,还交了朋友。如果再有那样的节目,我还可以参加。”

新京报:目前对自己的状态满意吗?无论是生活状态还是工作状态。

uu和我遇到的美好比起来,那些议论微不足道

时至今日,人们依然会哼起她最初写的那几首歌——“七月份的尾巴,你是狮子座”“最好的那个天使,我最熟悉的字是你的名字”,脑海中随之浮现的,是初登舞台时那个略显忐忑僵硬的“小绵羊”。但出现在新京报记者眼前的这个女生,拍照时自如地变换着眼神与动作,交流时成熟地表达着观点和想法,与当初的她已然判若两“羊”。

曾轶可说,那些恶意议论,跟她遇到的美好比起来,实在微不足道。但是,她的淡然与不理会,并没有让那些声音戛然而止。比赛结束了,她拿到全国第九名的成绩,却仍然不时遭到攻击。

在那次音乐节现场,穿着绿色T恤的曾轶可,边唱《狮子座》边向台下大喊:“下面不管是喜欢我的,还是不喜欢我的,把你们的爱,你们的恨,全都给我吼出来!”

曾轶可:还可以。(就是还没有达到心目中最完美的状态?)我不喜欢完美这个东西,我喜欢不完美的,但是有感觉的、有灵气的东西。

年,江苏卫视播出的《花样年华》,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的综艺节目,“因为好玩儿,”这个湖南姑娘认真地带出一句儿化音,“就是几个女孩子在深山里,在大自然里生活三个月。我也因此写了很多歌,还交了朋友。如果再有那样的节目,我还可以参加。”

uu“下雨、大海、车。”

uu和我遇到的美好比起来,那些议论微不足道

七月,盛夏的北京,隐匿在一片厂房之中的摩登天空里,曾轶可走出电梯,在人们的簇拥下带风而来。进门之前,她转头跟经纪人小声确认:“接下来是哪家媒体?”

音乐综艺呢?“也可以,”她思考了几秒钟,补充道,“但音乐类的有一点,我不喜欢竞赛,一定要分出第一名吗?我觉得音乐是没有什么排名的,就是喜好问题,感觉问题。虽然我是从……出来的。”讲到这儿时,她略去了中间的词。

曾轶可:我觉得这是个人风格,我在家的时候偶尔也会穿短裤,在外面的时候,也会穿其他的鞋子,不只是穿靴子。

在曾轶可的设想中,如果岁的自己还活着的话,“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到处游玩的老年人吧?”但与人群的远离,其实并非她刻意为之的结果。“之前有一些跳水、跨栏的节目找过我,但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,其实我也很想顺其自然地参加一些节目。”她坦言,如果适合的话,自己其实并不排斥在综艺中露面。

那之后的故事呢?曾轶可笑着说,“因为我们都是那种很害羞的性格,所以后来也没有过多交流,等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见面的吧。”

uu创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是全部

那之后的故事呢?曾轶可笑着说,“因为我们都是那种很害羞的性格,所以后来也没有过多交流,等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见面的吧。”

uu“下雨、大海、车。”

uu“下雨、大海、车。”

音乐综艺呢?“也可以,”她思考了几秒钟,补充道,“但音乐类的有一点,我不喜欢竞赛,一定要分出第一名吗?我觉得音乐是没有什么排名的,就是喜好问题,感觉问题。虽然我是从……出来的。”讲到这儿时,她略去了中间的词。

新京报:新专辑发行了,之后会有巡演吗?

新京报:记得当时华晨宇参加比赛的时候,你有去帮帮唱,后来也和范晓萱有过合作。现在还会跟身边的这些音乐人朋友多交流吗?

曾轶可:(思考)就是好好地生活下去。

如果不是第五张专辑《Anti!Yico》刚发布不久的话,这种对话似乎并不会经常在曾轶可身上出现。年那个喧闹的夏天,一个短发女孩抱着吉他,颤着尾音,在一片赞美与争议声中横空出世。快十年了,在这个人人高歌,希望时刻保持吸睛与吸金同在的时代,曾轶可并没有身陷于密密匝匝的媒体通告和曝光之中。她习惯把自己放在与公众恰当的距离之外,写词、谱曲、周游列国、吸收新知,好更透气地感受这个人世。

新京报:最近有看了什么电影?可以给大家推荐一些片单吗?

新京报:你学过好多课程,在纽约电影学院学过导演制作,在洛杉矶学过音乐……以后还想吸收什么新知识吗?

新京报:目前对自己的状态满意吗?无论是生活状态还是工作状态。

说是魔法,但其实是一种灵修。而且有一个真正的魔法学校存在的,你知道吗?在美国,我还在网上关注了他们的老师。

在曾轶可的设想中,如果岁的自己还活着的话,“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到处游玩的老年人吧?”但与人群的远离,其实并非她刻意为之的结果。“之前有一些跳水、跨栏的节目找过我,但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,其实我也很想顺其自然地参加一些节目。”她坦言,如果适合的话,自己其实并不排斥在综艺中露面。

在洛杉矶学校的琴房里,她写下了专辑中的那首《Give You All》,还由此遇到了一段奇妙的故事。“当时在学校,遇到一个洛杉矶当地的男生,他特别有才华,弹琴特别好。但是学了一个半月后,他一直没说过话,平时大家只会打招呼,Hello,Bye这种,而且让他唱歌,他也不唱,因为我们都是自己表演,但他写的歌只让别人给他表演。有一天,当我唱了我写的那首《Give You All》之后,他居然说话了。”那个害羞的异国男生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开始剖析这首歌,“他告诉大家,他真正开始认识了我,他觉得自己被打动了。那个时候我会觉得,原来他是这样的人,我想我还蛮喜欢这样的人的。”

年,江苏卫视播出的《花样年华》,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的综艺节目,“因为好玩儿,”这个湖南姑娘认真地带出一句儿化音,“就是几个女孩子在深山里,在大自然里生活三个月。我也因此写了很多歌,还交了朋友。如果再有那样的节目,我还可以参加。”

新专辑《Anti!Yico》是曾轶可签约摩登天空后的第一张作品,主题为撕开标签,破除人设。为这张专辑定名的企划文案枝枝,是曾轶可的第一批粉丝之一。

uu《Anti!Yico》

至于歌曲的传唱度,那并不是曾轶可在意的东西,“但是当我听到有些人因为我的歌而哭了的时候,我很快乐。”她认真地说,“但是我觉得流泪不是痛苦哦,它是一种活着的感觉。现在很多人都已经麻木了,可能让他哭都哭不出来。如果我的某一首歌能够让一个人哭泣,或是能够让他心中颤动的话,我觉得是好的,提醒着他还活着。”


郑重声明:
  本文转载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亚美立场。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,如采编人员采编有误或者版权原因,欢迎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核实后修改或删除。
  • 女儿与包贝尔参加节目 被称为“行走的表情包”dongfang女儿与包贝尔参加节目 被称为“行走的表情包”dongfang
  • tara智妍、恩静节目现场卸妆 素颜展现好皮肤(图)娱乐圈头条tara智妍、恩静节目现场卸妆 素颜展现好皮肤(图)娱乐圈头条
  • 周星驰78岁母亲罕见近照,手提3大包无压力,看起来比星爷还年轻猫眼电影周星驰78岁母亲罕见近照,手提3大包无压力,看起来比星爷还年轻猫眼电影
  • 任素汐挑战高难度唱演新舞台fensi任素汐挑战高难度唱演新舞台fensi
  • 小雀斑新片演连环杀手 有望与杰西卡查斯坦合作sina小雀斑新片演连环杀手 有望与杰西卡查斯坦合作sina
热门文章
分析快报
关注我们关注我们
关注我们微信和QQ群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


打开微信扫码与亚美面对面交流

Powered by 亚美   © 2017 www.tcyyzj.com Inc.   正在备案中……    UED:亚美      

返回顶部